您現在的位置:利達印刷 >> 公司新聞

面粉增白劑禁令背后的議政之路


“你們家吃不吃含增白劑的面粉?”“不吃。”這是去年10月衛生部部長陳竺調研面粉增白劑的問題時和一家小型面粉廠廠長之間的對話,曾經提案建議禁用面粉增白劑的全國政協委員、北京食品科學研究院總工程師馮平也受陳竺部長邀請參加了這次河北之行。在這次調研兩個月之后,衛生部開始對禁用面粉增白劑公開征求意見。

    從首次向政協提案,到寫下反映情況的“萬言書”,從兩次給衛生部長寫信,到接受衛生部長邀請共同調研……自2008年首次向政協提交禁用面粉增白劑的提案開始,全國政協委員、北京食品科學研究院總工程師馮平等人三年來一直在為推動面粉增白劑禁令的出臺而努力。

    本周二,3月1日,隨著七部委的一紙公告,面粉增白劑的禁令most終塵埃落定,而委員們的那份提案也在這一刻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當晚,有網友發微博,感謝所有曾經關注這一問題的人們,文中特別提到:感謝全國政協委員馮平。而被感謝的馮平委員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也欣慰地一笑:“我今年不用再為這個問題提交提案了。”

    首提禁用面粉增白劑提案

    在全國政協十一屆一次會議上,馮平和其他9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提出了“盡快出臺新的《小麥粉》國家標準”的提案,目的其實是想推動新的《小麥粉》國家標準出臺,以規范行業,推動面粉工業的發展。建議是否允許添加增白劑應當尊重消費者的選擇,作出符合百姓意愿的決定。

    “我most開始是在2007年注意到禁用面粉增白劑的問題,當時在網上看到了糧科院楊萬生高工發表的《強烈呼吁有關部門盡快禁止在面粉中使用過氧化苯甲酰》的文章,但因為這不是我的專業,所以開始并沒有太在意。”馮平說。

    “后來別的同志在擬定面粉相關標準時請我提意見,我才注意到小麥粉的國家標準是1986年制定的,過了20年,這個標準已經嚴重滯后了。”馮平說,根據了解,自2003年起,新的《小麥粉》國家標準經過多次反復討論和修改,已于2006年形成報批稿,但因新標準在“小麥粉添加劑”一節中建議取消使用“過氧化苯甲酰”、“過氧化鈣”,政府部門分歧較大,遲遲未獲批準。

    馮平了解到,2001年10月,中國糧食行業協會、中國糧油學會就曾聯合國內65家大型面粉加工企業聯名呼吁禁止使用面粉增白劑。2006年5月的一份消費者調查結果顯示,87%的被調查者不愿意接受添加過氧化苯甲酰、過氧化鈣等增白劑的小麥粉。2007年,70家大型面粉加工企業再次聯合呼吁禁止使用面粉增白劑。

    馮平認為,主食品的“消費強制性”和終端產品(饅頭、大餅、濕面條等)絕大部分無包裝銷售,造成了目前上至官員下至百姓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迫吃下了增白劑。這是對消費者權益的損害,不利于和諧社會的建設。

    于是,在他的提案中,建議盡快出臺新的《小麥粉》國家標準,在是否允許添加增白劑的問題上應尊重消費者崇尚自然、追求健康的選擇,作出符合百姓意愿的決定。

    “萬言書”建議政協組織調研

    提案上交后,國家標準委和國家質檢總局先后對馮平的提案給出了初步的辦理結果,但由于馮平和提案辦理單位的意見并不一致,most終馮平給這兩個部門的回復都是“辦理結果有待商榷”。

隨后,馮平寫下了一份被媒體稱為“萬言書”的“情況說明”,建議政協對現階段是否允許在面粉等食品中使用增白劑的問題組織專題調研。
    “我most初把這個問題想簡單了,以為只要提出來了,很快就能解決。”馮平說。但是,事情并非他預想的,在國家標準委2008年5月對提案的初步回復中稱,有關部門的分歧依然存在,反對禁用的理由包括我國新發布的《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允許過氧化苯甲酰作處理劑在小麥粉中使用,而美國、日本等國也允許使用,有關部門擔心禁用過氧化苯甲酰可能引發國際貿易摩擦等。

    回復中還提出了“對添加化學增白劑的小麥粉及其制品進行強制標識”的意見,馮平認為這對保護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可操作性不強。“饅頭、面條的消費者大多是在校學生和企業職工。生產者為降低成本,原料主要采自批發、農貿市場,不可能要求集體單位和主食餐廚的饅頭包裝后進行標識,有無漂白市民難以知情,尤其在農村和小城鎮,監管難度更大。”

    問題沒有得到解決,馮平對初步辦理結果的回復是“辦理結果有待商榷”。此后,馮平和提案辦理單位——國家標準委進行了三次郵件溝通,7月28日,相關部門為此召開了協調會,但還是未能達成統一意見。

    在2008年9月19日的國家質檢總局的正式回復中,表示將“盡快修訂《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中有關過氧化苯甲酰的條款,取消過氧化苯甲酰作小麥處理劑使用”,但何時解決并未給出期限。馮平再次給出了“辦理結果有待商榷”的回復。

    “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以后,馮平查閱并整理了相關資料,2008年10月,他向政協寫了一份被媒體稱為“萬言書”的“情況反映”,包括“關于過氧化苯甲酰的生產”、“小麥粉加工”、“面粉增白劑——過氧化苯甲酰”、“關于《小麥粉》國家標準GB-1355”、“過氧化苯甲酰增白劑的風險”和“建議”六個方面,說明應該“禁止在小麥粉中使用化學增白劑過氧化苯甲酰”,建議政協以開座談會等形式組織專題調研,對現階段是否允許在面粉等食品中使用化學增白劑過氧化苯甲酰,建言政府作出取舍。

    再提禁用面粉增白劑提案

    “情況反映”遞交上去后得到了中央領導的重視,要求有關部門認真辦理,但2009年里,馮平并沒有等到面粉增白劑被禁用的消息。于是,在2010年3月的全國政協十一屆三次會議上,他再次聯合16名全國政協委員就盡快出臺新的《小麥粉》國家標準提交提案,建議明令禁止過氧化苯甲酰、過氧化鈣作為食品添加劑在任何食品中使用。

    馮平認為,過氧化苯甲酰是對面粉的“白色污染”,摻入面粉后,破壞了面粉的天然色澤和原有的麥香氣味,破壞了面粉中寶貴的維生素;其還原產物苯甲酸加重了人的肝臟負擔;過氧化苯甲酰的無機物稀釋劑還使面粉有“牙磣”的口感。

    馮平說,對于面粉加工企業來說,面粉的色澤原本是面粉加工精度的重要指標,增白劑的使用使得“天下面粉一般白”,混淆了產品的優劣,困擾著監管部門,影響了行業的健康發展。

    他在提案中說,過氧化苯甲酰本身不是食物,加入面粉并不能給種糧農民帶來實質性的好處。

小麥入磨前,經多道工序清理,去除麥粒間的各種雜質和麥粒表面沾染的灰塵后,干干凈凈的麥粒才能入磨制粉。“而在面粉磨成后,打包之前,再去人為添加化學污染物,有良心的生產者都會為這種行為感到痛苦!”
    這件提案在2010年7月8日得到了衛生部辦公廳的答復,答復中稱,“遵循技術上確有必要且安全可靠的原則,全國食品添加劑標準委員會已審查同意注銷過氧化苯甲酰。衛生部據此啟動了注銷過氧化苯甲酰及其善后處理措施的論證工作。”

    馮平一度認為問題就此會得到解決。然而,7月26日,衛生部發布了《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征求意見稿),過氧化苯甲酰、過氧化鈣依舊在列。

    兩次致信衛生部部長陳竺

    “提案答復與征求意見稿互相矛盾,我對此感到不解,既然答復要禁用,那么征求意見稿就給增白劑生產企業和全社會傳達了錯誤的信息。”馮平說,而且答復中只提到了過氧化苯甲酰,沒有提到過氧化鈣,于是他決定給衛生部部長陳竺寫信反映情況。

    在2010年8月1日寫給陳竺的信中,馮平陳述了使用面粉化學增白劑對消費者和行業諸多危害,并對過氧化鈣的問題也提出了疑問,“……我國成了世界上唯一允許在面粉原料中添加過氧化鈣的國家,且限量是美國在面包中限量的10倍,不知有何依據?”

    “信寄出后,8月中旬,我接到了衛生部的電話,衛生監督局和信訪辦邀請我就面粉增白劑問題座談,我和301醫院的趙霖教授、古船面粉的趙鳳歧高工一起去的。”馮平說,在8月26日的座談會上了解到,有22家中小面粉廠到衛生部反映情況,反對禁用面粉增白劑。

    “這些企業提出了反對禁用的十條理由,包括增白劑可使原糧出粉率增加5%、注銷過氧化苯甲酰將徹底斷絕中小型面粉企業的生路等,他們還認為禁用沒有依據,要求提出禁用的依據。”馮平說。

    為了反駁這些反對禁用的觀點,馮平在以前收集的資料基礎上,再次前往圖書館查科學文獻,他還動員了國內外的朋友幫他查找,并拜訪了面粉行業的專家。

    2010年9月1日,馮平再次致信衛生部部長陳竺,就認為使用面粉增白劑具有“必要性”的各項理由進行了逐條批駁。在信中,馮平認為,反對禁用的主要立足點——“增白劑可使原糧出粉率增加5%”完全是謊言,“增白劑是在磨粉工序之后加入的,其只有氧化漂白作用,不可能增加出粉率。”

    “《食品安全法》規定,‘食品添加劑應當在技術上確有必要且經過風險評估證明安全可靠’。一個完全沒有添加必要的東西,如果因它對人體沒有特別大的害處就允許添加,將會產生一系列的連鎖反應,不斷涌現的新東西將會相繼進入食品中,影響我們的生活,同時也會大大增加食品安全隱患。”馮平說。

    受陳竺部長邀請共同調研

    寫給衛生部部長陳竺的第二封信寄出后,2010年10月初,馮平接到了衛生部的邀請,陳竺部長決定就這一問題進行一次專題調研,邀請他一同參加。10月11日,馮平隨陳竺部長、衛生部辦公廳主任侯巖、監督局局長蘇志等前往河北保定調研。

“在車上,陳竺部長和我并肩坐在一起,一路上,我們談了不少關于面粉增白劑的問題。”馮平說,關于這個問題,陳竺部長說,他也親自查閱了不少相關文獻,是否要取消面粉增白劑應從必要性、安全性兩方面考慮。面粉生產使用增白劑的目的主要是增白,糧食主管部門和很多專家提出這是不必要的,公眾已有共識。但從安全性考慮,尚無有力證據表明其對人體健康有害,況且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和美國、加拿大、日本等國家均允許在小麥粉加工過程中使用過氧化苯甲酰。因此,先暫不對它的安全性作出否定判斷。

    當天,陳竺一行調研了一大一小兩家面粉企業。據馮平介紹,在與大型面粉企業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座談時,這家企業負責人認為添加增白劑的技術保障復雜、存在超量的風險,明確表示贊成取消面粉增白劑,他認為加過增白劑的面粉會失去面香味,且長期食用對人身體無益。

    在另一家只有7個工人的小型面粉企業,陳竺部長問:“你們添加面粉增白劑有沒有記錄?”小面粉廠廠長回答說“有”。但拿來的只是進貨出貨單,不齊全也不嚴格。

    陳竺部長于是根據該廠近年的面粉產量和增白劑進出貨單據,認真計算面粉增白劑的添加比例是否在國家允許的標準范圍之內。

    廠長介紹說,他們廠80%的面粉添加了增白劑,20%沒添加。含增白劑的面粉主要賣到當地的糧油店、饅頭鋪或面條加工點,還有人辦紅白喜事,也用含增白劑的面粉,因為好看。

    “沒添加的賣給誰了?”陳竺部長問。

    “有一些人專門來訂沒添加劑的面粉。還有就是賣給自家的親戚、鄰居。”

    “你自己家吃不吃含增白劑的面粉?”陳竺部長又問。

    “不吃。”廠長回答很干脆。

    這個回答引來一片笑聲。隨后,陳竺部長又與小面粉廠廠長及其父親討論了撤銷面粉增白劑會給企業帶來什么問題。兩人均表示,如果國家出臺規定不讓使用,他們一定會認真執行。

    廠長的父親說:“陳部長,我們覺得國家應多宣傳吃全麥面粉的好處,吃全麥粉的人多了,面粉廠也就不用增白劑了,也不用擔心產品銷路了。”陳竺部長高興地說,“你如果生產全麥粉,我愿意來當推銷員。”

    在當天下午的座談會上,馮平還了解到這樣一個細節:前段時間,來自全國的22家中小面粉企業去衛生部反映情況,堅決反對禁用面粉增白劑,經河北省調查,9家來自河北的企業中有兩家登記的名稱不存在,剩下的只有兩家的法人認為撤銷面粉增白劑會影響他們的產品,但也表示國家統一禁用,他們也擁護。另外河北省衛生廳談道:“經調查,這些企業是某企業以開研討會的名義把他們請到北京去的。”

    七部委聯合發文禁用增白劑

    在調研結束后,2010年12月15日,衛生部網站“通告公告”欄中刊出一則公告。內容為衛生部監督局對是否禁止使用面粉增白劑又一次公開征求意見。2011年3月1日,衛生部、商務部、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等七部委聯合下發公告,自2011年5月1日起,禁止在面粉生產中添加過氧化苯甲酰、過氧化鈣等增白劑,食品添加劑生產企業不得生產銷售食品添加劑過氧化苯甲酰、過氧化鈣。

“從2008年提交提案起,most開始并沒有想到會這么艱難,現在看到這個結果我感覺很欣慰。”馮平說,“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是政協的職能,關注民生、體察民意、建言獻策是委員的義務,‘禁白’涉及全體中國人的切身利益,政協委員就應該不計較個人得失,義無反顧地去呼吁。”

    馮平說,“感謝關心食品安全的各界朋友,‘群眾是真正的英雄’,食品的生產者、消費者、專家和媒體,給我提供了許多非常有價值的材料,成為了提案的依據;大家給了我很大的支持和幫助,使我充滿信心;也感謝政府領導,關注民生、深入一線充分了解情況、求真務實;特別要感謝政協的工作同志,及時向領導和有關部門反映情況、建言獻策,推動了提案的落實。”

    據了解,作為食品工作者,馮平從2003年開始先后提出了“加快制定《畜禽屠宰法》,與國際接軌”、“盡快制定《食品安全法》,保障人民健康”等提案。在即將舉行的全國政協十一屆四次會議上,馮平還準備提交“采取稅收優惠措施促進傳統豆制品行業健康發展”、“重視民間發明,健全非職務發明轉化的體制、機制;設立‘非職務發明工作委員會’”等提案,繼續為我國的食品安全和經濟社會發展建言獻策。

 


【上一個】 面粉增白劑將被禁用 怎么選好面粉 【下一個】 撤銷“面粉增白劑”是硬指標

定興縣利達印刷有限公司 冀ICP備13007836號    傳真:0312-6876466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定興縣固城鎮臺上網站地圖

特级毛片,国产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久久精品国产亚洲一区二区,国产精选91原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