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利達印刷 >> 公司新聞

面粉增白劑到底是個什么問題


一個簡簡單單用科學和數據說話的食品安全問題,卻搞得越來越像一個為了什么而不得不做的政治問題。其實,如果面粉增白劑是個食品安全問題,那就應該按照現有的食品安全法規決定它的去留,何必要單獨為它向公眾征求意見;如果這是個政治問題,那是不是所有和增白劑類似的添加劑,一旦進入公眾的視野,就都要如此折騰一番再來決定它的去留,那我們的食品安全法規不等于是在行政力量的干預下,被完全架空?

    “禁用面粉增白劑擬設一年過渡期”引起的熱議持續發酵。29日,衛生部食品安全綜合協調與衛生監督局有關負責人回應稱,食品添加劑在限量內使用如有安全問題,衛生部會對其立即撤銷,但按標準使用面粉增白劑不會對人體產生危害,所以,擬設置合理的過渡期限是必要的。

    從該不該添加,到該不該設置一年過渡期再撤銷,面粉增白劑就在這漫長的一輪輪爭議中,被人為添加上各種色彩,甚至于有些被妖魔化,也因此讓不明就里的群眾竟兀自為它的去留生出些焦慮來。專家有專家的說法,企業有企業的利益,公眾也有公眾的擔憂。所有的聲音摻雜在一起,使得面粉增白劑越來越像一個迷局,看不清它的真相到底在哪里。

    就在這迷局中,方舟子29日在中國青年報撰文指出,增白劑的毒性其實比食鹽還低,而它添加到面粉中后產生的苯甲酸,廣泛地存在水果、奶制品、肉類還有碳酸飲料中,甚至于,喝一瓶500毫升的碳酸飲料攝入的苯甲酸,就相當于幾斤使用過增白劑的面粉中苯甲酸的量。我并不贊成僅僅為了食品的看相和口感就人為添加一些化學品,即使這化學品已經被證明是無害的。但我很欣賞方舟子在這件事中的行為和勇氣,因為這是一個科學工作者面對公眾困擾時應有的客觀、理性態度。而這些知識,本是衛生部在拋出意見征集時,就應該主動告知公眾的。當然,我更希望有更多的科學工作者來質疑或支持這一說法,讓科學的真相在現實的數據和嚴謹的研究中更明白一些。

    增白劑引起的熱議,徒見我們一些主管部門行政的弊端。平日里少見主動監管,等到什么東西被媒體曝光引起民意沸騰了,就想到要做點什么來平息,卻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立場。就像這次的面粉增白劑,衛生部如果堅持認為“按標準使用不會對人體產生危害”,那有什么必要只是為了平息民意,就來這么一場針對增白劑的去留意見征集?為什么不能像方舟子那樣,將增白劑的原理和毒理分析,用深入淺出的文字做一次科普,以消除公眾的恐慌心理?將一件本應由自己完成的專業事情,拋給不專業的公眾去解決,還看著他們的焦慮無所作為,這實在不是職能部門該有的負責態度。

    現在,一年過渡期將衛生部拖入了民意的泥淖,既無法取得公眾的理解和信任,又拿不出過硬的理由來擺平企業的利益訴求。一個簡簡單單用科學和數據說話的食品安全問題,卻搞得越來越像一個為了什么而不得不做的政治問題。其實,如果面粉增白劑是個食品安全問題,那就應該按照現有的食品安全法規決定它的去留,何必要單獨為它向公眾征求意見;如果這是個政治問題,那是不是所有和增白劑類似的添加劑,一旦進入公眾的視野,就都要如此折騰一番再來決定它的去留,那我們的食品安全法規不等于是在行政力量的干預下,被完全架空?

    衛生部不如認真考慮一下,為什么一個國家主管部門幾次三番的無害言論,都敵不過專家發表的增白劑有害無益該被禁用的意見。其實,不是專家在公眾心其間,衛生部曾先后兩次召開專題會議研究,并會同相關部門研究與撤銷有關的配套措施。據專家介紹,各部門在同意撤銷的同時,也提出要充分考慮撤銷政策出臺可能對食品進出口貿易、國內過氧化苯甲酰生產企業、中小型面粉生產企業等影響。如由于和我國有面粉貿易的國家或地區多數允許添加過氧化苯甲酰,一旦我國禁止,需要和相關國家通報并說明理由,而且按世貿規則,應設置一定的過渡期。

    “種種因素決定了過氧化苯甲酰撤銷的復雜性,絕不是簡單的一禁了之。這也是撤銷之爭持續多年的原因之一。”衛生部衛生監督局有關負責人說。此外,在2009年6月《食品安全法》實施之前,原《食品衛生法》中并沒有工藝必要性的規定,所以,沒有辦法因為工藝必要性而撤銷一種添加劑。“現行《食品安全法》彌補了這項空白,并且與國際上的普遍做法相一致。”

    記者發現,征求意見公開后,很多網友對“撤銷面粉增白劑擬設一年過渡期”有異議,認為多此一舉,應該直接撤銷。對此,衛生部衛生監督局有關負責人表示,相關部門會充分考慮社會各方提出的意見,以及監管措施的實施要求,調整和完善過渡期限,確保撤銷工作順利實施,“不排除縮短過渡期的可能”。

    食品安全監管要跟上

    據悉,撤銷過氧化苯甲酰后如何監管面粉食品安全,是政府部門重點考慮的問題之一。為防范撤銷后可能出現的繼續添加,甚至添加其他非食用物質或濫用添加劑情況,衛生部已向社會公布了4批可能違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質和易被濫用的食品添加劑“黑名單”,要求各級食品安全監管部門加大對面粉及其制品的食品安全監管,嚴厲打擊違法犯罪行為。相關部門也制定了面粉中鈦白粉、吊白塊、滑石粉、過氧化苯甲酰等漂白物質的配套檢測方法,并且正在研究其他違法添加物質的檢驗方法,為食品安全監管工作提供技術支持。“下一步,我們還要出臺操作性更強的監管措施,力求撤銷后面粉食品不會出現大的安全問題。”上述負責人表示。

    保證面粉食品安全離不開公眾的支持。某面粉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很多大企業雖然工藝先進,但也添加過氧化苯甲酰,主要是為滿足客戶需求,因為“很多人喜歡白面粉、白饅頭”。如果公眾仍一味追求面粉的“白”,過氧化苯甲酰即使被政府禁用了,也不排除個別不法企業因市場需求仍然違規添加。“國家出臺撤銷面粉增白劑的規定,我們一定會認真執行,我們建議政府多宣傳食用全麥面粉的好處,吃全麥面粉的人多了,面粉廠都不用增白劑了,就不用擔心產品銷路了。”這位負責人說。

要杜絕非法添加劑流入市場,most重要的是厘清各個部門的職責,監管執法部門常查常管,做好平時的管理,亡羊之前補牢

    近日,多家媒體爆出,火鍋的“獨家秘笈”竟然是“化學火鍋”。2010年12月15日,衛生部監督局網站對是否禁止使用面粉增白劑——過氧化苯甲酰和過氧化鈣公開征求意見,被食用多年的面粉增白劑的安全問題面臨重新考量。

    “蘇丹紅致癌風波”、“三聚氰胺致嬰兒患腎結石事件”、“瘦肉精中毒事件”……在非法使用添加劑的事件上,中國老百姓曾多次被“埋單”。

    一時間,對食品添加劑的擔心“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合法與非法

    食品添加劑都是些拗口的化學名稱,本該難以記憶,但街頭巷尾的百姓隨口都能舉出幾個相關的例子。比如吊白塊添加在腐竹、粉絲等食品里,用于增白、保鮮,但會造成中毒者肺、肝、腎系統的損害;致癌物蘇丹紅用于辣椒粉的著色……

    公眾對此的知曉,源于非法添加劑曾在中國造成的悲劇觸目驚心。那么,添加劑到底能不能用?何為合法,何為非法?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研究食品安全法的王宗玉教授說,目前消費者對于食品添加劑“談及色變”的反應,是因為將非法添加劑歸入了食品添加劑的范圍。非法添加劑是指國家允許使用目錄之外的添加劑。濫用添加劑指的是不按規定量使用國家允許的食品添加劑。吊白塊、蘇丹紅、瘦肉精、三聚氰胺……這些都屬于非法添加劑,是生產商家為了減少成本增加收益而加入食品的,并非食品添加劑。

    王宗玉介紹,目前國家主要靠控制生產使用食品添加劑許可證和公布可以使用的食品添加劑的目錄,來控制食品添加劑的準入。通常情況下,一種添加劑的合法化,要經過申請、評估、審批等多道程序,需要獲得使用許可證。王宗玉透露,目前市場上的非法添加劑,大多都是屬于未申請的情況。

    食品添加劑的“主存派”堅持,食品添加劑是現代食品工業的靈魂,在食品加工制造過程中合理使用食品添加劑,既可以使加工食品色、香、味、形及組織結構俱佳,還能保持和增加食品營養成分,防止食品變質,只要按規定、按標準使用,添加劑就不會造成對人體健康的損害。然而,誰又能切實保證不會過量呢?

    按照《食品安全法》的規定,使用食品添加劑有兩個條件,“一個是確有必要,另一個是經過風險評估證明安全可靠”。此外,已經制定的標準還應該根據使用結果及時調整。如此規定,是因為幾乎所有的食品添加劑,如果長期、過量食用,都對健康有害。

    把所有的食品安全問題都歸咎于食品添加劑,可能有失公允,但也不能否認,絕大多數食品安全問題都跟食品添加劑有關。目前列入國家標準的有2500多種食品添加劑,那么,它們是否都是“確有必要”?目前證明安全可靠,能否保證今后不被發現有安全問題?

    檢測方法標準缺失

    據記者了解,早在1995年,蘇丹紅就被確定為致癌物。

隨后的1996年,中國在食品添加劑衛生標準中明令禁止使用。然而,直到2005年“蘇丹紅事件”爆出,蘇丹紅才成了全國各地質監部門的徹查對象。也就是說,事件爆出之前近10年的時間里,中國并未出臺相關蘇丹紅的檢測方法和標準。這等于,蘇丹紅雖被禁但卻從未檢測過。
    同樣的教訓繼續在“三聚氰胺事件”中再次上演,三聚氰胺的損害造成之后,相關部門才開始著手查處,而滯后的查處只能是在群眾的輿論壓力之下,將“風口浪尖”上的企業“拍死”了事,治標不治本。

    近來,同樣又是媒體爆出,火鍋添加劑大行其道,不僅出現在南京、北京,其他地方也不少見。同樣,火鍋添加劑不該是“不明添加物”,關于能否使用或如何使用,本該有統一、可行的標準,不可缺乏必要的行業規范。然而,中國食品添加劑和配料協會有關人士卻稱:“我國有關復合食品添加劑的通用標準還在制訂過程中。”顯然,相關部門對火鍋添加劑的事前規范處于無序狀態,讓生產廠家和火鍋店鉆了政策的空子。

    火鍋添加劑引出的另一個問題是,對于餐飲服務環節能否使用食品添加劑,如何有效控制用量和范圍等問題,我國尚沒有明確規定。《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對于食品添加劑的使用量以克作為計量單位,殘留量以毫克作為計量單位,而我國餐飲業絕大多數不具有精密計量的能力。《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為保障公眾健康設定的使用量和殘留限量標準流于形式。

    根據質檢總局2009年修改的《食品標識管理規定》,在食品中直接使用甜味劑、防腐劑、著色劑的,應當在配料清單食品添加劑項下標注具體名稱;使用其他食品添加劑的,可以標注具體名稱、種類或者代碼。而由于餐飲業不具有定型包裝的特點,很難做到對每一個菜品標注食品添加劑的相關內容。

    記者調查發現,市場上的火鍋添加劑產品大多印有QS標志,相關證件齊全。但是,這只能證明這些產品“從理論上說是合格的”。對于這些火鍋添加劑的生產過程與事后監管也都處于缺失狀態,類似的隱患隨處可見。

    而看看我們平日食用的袋包裝產品,大多只會注明添加了食品添加劑,而鮮有對具體的添加內容給出明示,即使明示也是一些拗口的化學名稱,普通百姓根本無法判別安全與否,可見,對于鑒定食品的安全與否,消費者仍是“手無縛雞之力”。

    要避免和減少類似事件的發生,“執法部門必須像殺毒軟件一樣常態掃描。”王宗玉認為,主要的工作還是先前的預防,平時的管理,亡羊之前補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從事營養與食品安全研究的人士向記者談了他的看法。他表示,中國的食品安全不是沒人管,而是管的人太多。農業、質監、衛生、工商、藥監、城管、出入境檢驗檢疫等眾多部門,都有管理食品安全問題的職責和權限。而有關食品安全方面的法律法規則分散于《食品衛生法》、《產品質量法》等幾十部法律法規中,沒有一部統一的法規涵蓋食品從農田到餐桌的各個環節,出現問題難免互相推諉。

    還有多少“面粉增白劑”

    記者了解,關于面粉增白劑的安全問題,早在2001年,中國糧食行業協會、中國糧油學會就曾聯合國內65家大型面粉加工企業聯名向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遞交“關于修改《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禁止使用面粉增白劑”的建議。

在面粉增白劑是否應該禁止的爭論中,原商業部糧油工業局局長王瑞元的態度是“在有生之年如果看不到禁用,死不瞑目”,而中國食品添加劑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主任、中國工程院院士陳君石堅稱“增白劑是無害的”,并有中外科學家的實驗支撐。“主禁派”和“主存派”意見分歧頗大,難以統一。

    直到今年12月15日,衛生部監督局網站才對是否禁止使用面粉增白劑——過氧化苯甲酰和過氧化鈣公開征求意見,即使通過,也要等到明年12月起禁用面粉增白劑。

    一個面粉增白劑,就要10年的等待,市場還有多少類似的面粉增白劑的食品添加劑在使用?

    與過氧化苯甲酰一樣,許多食品添加劑的作用,只是為了改善食品的色、香、味等,除此別無他用。比如,甜味劑、增稠劑、著色劑、護色劑、香料等等,不新鮮的肉可以用嫩肉粉“扮嫩”,沒骨頭的骨頭湯可以被“一滴香”攪渾。

    王宗玉告訴記者,這類情況非常普遍。比如手紙中為了增白添加銀光粉、毛發制作醬油、滑石粉加入小麥……目前都在繼續使用。允許加入過多、沒必要的添加劑,不但有損人的健康,而且為不法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機。

    對于食品添加劑的安全性,我們無法做人體試驗,除非患者的食物來源很單一。對于因為添加劑造成的傷害事件,消費者也很難取得資料,證明損害事實。對于監管部門而言,目前添加劑的種類已達2300余種,對每一種合法添加劑的含量都進行全面監控,事實上存在著成本難題。然而,對于某些企業來說,添加非法添加劑卻是直接的利益鏈條,在巨大的利潤之下,光靠企業的自覺肯定是遠遠不夠的,尤其是市場上的小作坊。

    王宗玉表示,任何行業都是各方利益的博弈,“屁股決定腦袋”。禁止使用食品添加劑對普通百姓來說,當然是酣暢淋漓的,但政府出臺政策也要考慮企業的生存,需要一個過渡期。然而,任何利益都不應凌駕于人的安全之上,對于只解決色澤、外觀、口感的食品添加劑當禁則禁,不能姑息,同時應該讓目前允許使用的食品添加劑目錄逐漸退市。

國家質檢總局全國范圍檢查“火鍋料”

    近千條意見贊成禁用面粉增白劑

    國計民生,關系你我。這里是“責編時間”,來為各位梳理一下昨天重要的時政新聞。

    在各大媒體的年終總結中,“食品安全”幾乎都被列為了most受關注的民生問題。今天,關于這個問題又成為關注的焦點。

    首先是新華社的消息,“針對近期社會廣泛關注的“火鍋飄香劑”“一滴香”等問題,全國食品安全整頓辦相關負責人介紹說,質檢總局組織對全國385家食品用香精生產企業進行了監督檢查。重點檢查企業生產資質、原輔料進貨驗收記錄、生產過程控制記錄、產品出廠檢驗記錄、標準執行情況、不合格品管理、產品銷售記錄、產品標識標注、不合格品召回和從業人員管理制度等14個方面主體責任的執行情況。

    檢查結果表明,在產企業生產情況基本符合規定要求,現場檢查未發現使用不合格原料進行生產,但發現有個別企業存在生產記錄不全、產品標簽標識不盡規范等問題,已責令企業限期整改。同時還抽取在產256家企業的350個批次樣品,依據相關標準對砷、重金屬、菌落總數、大腸菌群和過氧化值等安全指標進行檢驗,結果符合標準規定。

    這個官方結果總算讓我們在外吃火鍋的時候,可以稍微安心一點。從官方來說,近期,各部門將繼續加大工作力度,重點整治超過標準限量和使用范圍濫用食品添加劑的行為,嚴厲打擊不法企業制售假冒偽劣食品調味品的行為。如果這種整治能成為一種常態,能形成一種規范和監督機制,讓經營者自覺守法經營,就能從源頭上保障食品安全。從我們自己來說,盡量選擇有品牌、有保障的商家消費,應該是力所能及的事情。

    另一則也是近期大家議論很多的事情面粉增白劑,主要牽涉過氧化苯甲酰。它是一種有機過氧化物,常用作乙烯系、丙烯酸系等單體的聚合引發劑、硅樹脂及不飽和聚酯的固化劑、食品添加劑等。我國于1986年將過氧化苯甲酰列入《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允許作為面粉處理劑、漂白劑,most大使用限量為60mg/kg。

    新華社消息,“衛生部就撤銷食品添加劑過氧化苯甲酰公開征求意見30日結束。從提交的近千條意見來看,消費者支持在面粉生產過程中禁用過氧化苯甲酰的意見比較統一,而反映意見的面粉企業則建議不取消,過氧化苯甲酰的生產企業則反對取消。”

    針對撤銷面粉增白劑擬設一年過渡期的問題,這位負責人表示,擬設置1年左右的政策調整實施時間,主要考慮面粉生產、銷售以及進口周期等情況,以盡可能降低撤銷過氧化苯甲酰對產業影響。

    他指出,按照限量添加過氧化苯甲酰,不會對人體造成安全問題,所以,撤銷過氧化苯甲酰與撤銷有安全問題的添加劑不一樣。“如果在限量內使用有安全問題,我們會對其立即撤銷。”

    據介紹,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和美國、加拿大、日本等國家和我國臺灣、香港地區允許在面粉加工中使用過氧化苯甲酰。歐盟等地區未允許使用過氧化苯甲酰。

    據聯合國糧農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聯合食品添加劑專家委員會評估,過氧化苯甲酰在面粉中75mg/kg、在乳清粉中100mg/kg的使用限量,不會對人體健康造成危害。

衛生部指出,盡管過氧化苯甲酰按規定使用未發現安全性問題,但由于面粉加工行業已無使用過氧化苯甲酰的技術必要性,因此,建議撤銷食品添加劑過氧化苯甲酰。同時也考慮到在現有國家標準規定的添加限量下,現有加工工藝很難將其添加均勻,容易造成含量超標,帶來質量安全隱患。
】“過氧化苯甲酰”即俗稱的“面粉增白劑”。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過氧化苯甲酰主要經由二個環節與我們接觸,一是作為面粉添加劑;二是作為痤瘡臨床治療藥物。人們未必都需要使用藥物,但極少有人不吃面粉,所以面粉中是否添加過氧化苯甲酰是一個公眾話題。過氧化苯甲酰是我國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從國外引進,并在面粉中普遍使用。其作用機理為在面粉中水和酶的作用下,過氧化苯甲酰發生反應,釋放出活性氧來氧化面粉中極少量的有色物質,從而達到使面粉增白的目的,同時生成的苯甲酸,能對面粉起防霉作用。我國制定的most大使用量為每公斤0.06克。應該說,合理使用面粉增白劑,將使面粉及其制品外觀更宜人,口感優良,不影響面粉的烘焙性能,提高了商品的價值和市場競爭力。

    但如今,超量使用增白劑的勢頭卻愈演愈烈,不僅為一些不良企業提供了以次充好、假冒偽劣的機會,更嚴重的是對民眾的身體健康造成了損害。如長期過量食用后會對肝臟造成嚴重的損害,極易加重肝臟負擔,引發多種疾病;短期過量食用會使人產生惡心、頭暈、神經衰弱等中毒現象。

    另外,過量添加增白劑還會破壞面粉的營養成分,尤其對其中的維生素破壞巨大。人長期食用此類面粉食品,易發口角炎、角膜炎、神經炎等疾病,甚至對中樞神經系統造成積累性損害,導致失聰,生物節律紊亂,引起四肢麻木或顫抖等。

目中有著更高的可信度,而實在是長期以來主管部門監管都落后于媒體曝光,以致給自身公信力帶來的致命損傷。而這,絕非是靠在增白劑問題上征求甚至順應民意就能挽回的。

衛生部擬撤銷面粉增白劑征求意見近千條

    消費者意見統一:撤!

    衛生部就撤銷食品添加劑過氧化苯甲酰公開征求意見2010年12月30日結束。記者從衛生部食品安全綜合協調與衛生監督局獲悉,截至目前通過傳真、郵件等共收到意見970余條。

    生產增白劑企業反對取消

    過氧化苯甲酰,是一種有機過氧化物,常用作乙烯系、丙烯酸系等單體的聚合引發劑、硅樹脂及不飽和聚酯的固化劑、食品添加劑等。

    衛生部食品安全綜合協調與衛生監督局有關負責人說,從提交的意見看,消費者支持在面粉生產過程中禁用過氧化苯甲酰的意見比較統一,而反映意見的面粉企業則建議不取消,過氧化苯甲酰的生產企業則反對取消。

    2010年的12月15日,衛生部發布征求意見的公告指出,自2011年12月1日起,禁止在面粉生產中使用過氧化苯甲酰和過氧化鈣。此前按照相關標準使用過氧化苯甲酰和過氧化鈣的面粉及其制品,可以銷售至產品保質期結束。

    歐盟等地區未允許使用

    針對撤銷面粉增白劑擬設一年過渡期的問題,這位負責人表示,擬設置1年左右的政策調整實施時間,主要考慮面粉生產、銷售以及進口周期等情況,以盡可能降低撤銷過氧化苯甲酰對產業影響。

    他指出,按照限量添加過氧化苯甲酰,不會對人體造成安全問題,所以,撤銷過氧化苯甲酰與撤銷有安全問題的添加劑不一樣。“如果在限量內使用有安全問題,我們會對其立即撤銷。”

    他同時表示,將充分考慮社會各方意見,以及監管措施的實施要求,調整和完善過渡期限,確保撤銷工作順利實施。

    據介紹,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和美國、加拿大、日本等國家和我國臺灣、香港地區允許在面粉加工中使用過氧化苯甲酰。歐盟等地區未允許使用過氧化苯甲酰。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規定的面粉中過氧化苯甲酰most大使用限量為75mg/kg。

    我國于1986年將過氧化苯甲酰列入《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允許作為面粉處理劑、漂白劑,most大使用限量為60mg/kg。據聯合國糧農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聯合食品添加劑專家委員會評估,過氧化苯甲酰在面粉中75mg/kg、在乳清粉中100mg/kg的使用限量,不會對人體健康造成危害。

    衛生部建議撤銷食品添加劑

    衛生部在公開征求意見的說明中指出,根據食品安全法的規定,食品添加劑的使用必須同時符合兩個條件,一是技術上確有必要,二是安全可靠。盡管過氧化苯甲酰按規定使用未發現安全性問題,但由于面粉加工行業已無使用過氧化苯甲酰的技術必要性,因此,建議撤銷食品添加劑過氧化苯甲酰。同時也考慮到在現有國家標準規定的添加限量下,現有加工工藝很難將其添加均勻,容易造成含量超標,帶來質量安全隱患。

昨日,衛生部衛生監督局結束對“撤銷在面粉中添加過氧化苯甲酰(俗稱面粉增白劑)”征求意見。記者獲悉,對于社會熱議的“擬設一年過渡期”問題,有關方面表示,將充分考慮社會各方意見和監管實際,或將縮短一年過渡期限。

    叫停主因是面粉加工工藝不再需要

    12月15日,衛生部衛生監督局就撤銷在面粉中添加過氧化苯甲酰公開征求意見。叫停在我國面粉加工中已使用20多年的這種面粉增白劑,開始進入倒計時。

    過氧化苯甲酰是一種有機過氧化物,白色至微黃色斜方結晶或結晶粉末,常用作乙烯系、丙烯酸系等單體的聚合引發劑、硅樹脂及不飽和聚酯的固化劑、食品添加劑等。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和美國、加拿大、日本等國家和我國臺灣、香港地區允許在面粉加工中使用過氧化苯甲酰。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規定的面粉中過氧化苯甲酰most大使用限量為75毫克/千克。

    1986年,根據我國糧食部門申請,經全國食品添加劑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安全評審通過,將過氧化苯甲酰列入《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GB2760),允許作為面粉處理劑、漂白劑在小麥粉加工中使用,most大使用限量為60毫克/千克。據聯合國糧農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聯合食品添加劑專家委員會評估,過氧化苯甲酰在面粉中75毫克/千克、在乳清粉中100毫克/千克的使用限量,不會對人體健康造成危害。

    衛生部衛生監督局提供的資料顯示,隨著我國小麥品種改良和面粉加工工藝水平的提高,現有的加工工藝能夠滿足面粉白度的需要,很多面粉加工企業已不再使用過氧化苯甲酰。我國糧食主管部門經過調查研究,提出我國面粉加工業已無使用過氧化苯甲酰的必要性,且消費者普遍要求小麥粉能保持其原有的色、香、味和營養成分,追求自然健康,盡量減少化學物質的攝入。同時,在現有國家標準規定的添加限量下,現有加工工藝很難將其添加均勻,容易造成含量超標,帶來質量安全隱患。根據《食品安全法》有關規定,食品添加劑的使用必須同時符合兩個條件,一是技術上確有必要,二是安全可靠。盡管過氧化苯甲酰按規定使用未發現安全性問題,但由于面粉加工行業已無使用過氧化苯甲酰的技術必要性,因此,建議撤銷食品添加劑過氧化苯甲酰。

    是否叫停需認真聽取各方意見

    從2004年,我國糧食部門提出撤銷過氧化苯甲酰后,有關其是否禁用的爭論一直不絕于耳。記者從權威人士處獲悉,盡管外界包括媒體報道時,多以“過氧化苯甲酰有毒有害”作為支持撤銷的理由,但這并不是根本原因。從官方收到的意見看,支持撤銷方是“因其沒有使用必要”;而反對撤銷的意見主要來自小型面粉加工企業和過氧化苯甲酰生產企業。反對的理由是,不論從安全性還是國際普遍使用現狀看,撤銷缺乏科學依據;過氧化苯甲酰具有增白、促進后熟和防腐3種主要作用,并非單純增白;很多小型面粉加工企業擔憂撤銷后,面粉后熟期延長,產品周轉減慢,失去與大型面粉企業的競爭力,造成企業倒閉和工人失業,并影響低端消費者消費。據了解,目前在我國面粉加工企業中,中小企業盡管產量不高,但數量眾多,以北方某面粉大省為例,全省面粉加工企業能統計到的有220多家,其中日處理能力400噸以上的大型面粉企業產粉量雖然占全省的六成以上,但數量只有22家,其他均為中小型面粉企業,這還不包括散布在廣大農村無法統計的小作坊。

 


【上一個】 包裝膠印“三化”的應用 【下一個】 面粉加工企業進退維谷 糧價走勢尚待觀察

定興縣利達印刷有限公司 冀ICP備13007836號    傳真:0312-6876466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定興縣固城鎮臺上網站地圖

特级毛片,国产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久久精品国产亚洲一区二区,国产精选91原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