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利達印刷 >> 公司新聞

白色革命咋成白色污染


 在我國廣大農村,覆膜技術被普遍推廣,以促進作物增產增收和反季節種植。然而,經過多年累積使用,老化地膜殘留在地里不易降解,而且回收困難,破壞土壤結構、造成土壤板結,甚至導致作物減產。老化地膜為何難回收?如何治理地膜污染?記者近日在寧夏、山東農村進行了調查。

  地膜保溫保墑,對農作物增收貢獻不小

  10月24日,在寧夏西吉縣吉強鎮村民張少賢承包的馬鈴薯地里,12位農機合作社的村民正操作著拖拉機拉著3臺旋耕機、6臺鋪膜機進行地膜鋪設作業。西吉全年降雨量約400毫米,65%以上集中在7、8、9月,而馬鈴薯和玉米的生長期主要在4、5、6這三個月,必須鋪地膜保溫保墑。

  西吉縣套子灣村村支書張選賓介紹,全村4000多畝耕地,去年覆膜面積超過2000畝。“我們從2009年開始推廣使用地膜。旱地如果不鋪膜,畝產2000斤左右,鋪膜之后畝產4000多斤。”張選賓說。

  寧夏回族自治區農牧廳種植業處處長賴偉利表示,“覆膜種植在寧夏南部山區正常年份可增產30%以上,most高的能夠翻一番。”

  據介紹,目前寧夏南部山區玉米種植面積200萬畝,覆膜100萬畝;馬鈴薯種植面積350萬畝,覆膜超過70萬畝。2012年寧夏糧食產量實現了歷史性的9連增,賴偉利表示,灌區的產糧潛力已經快到極限,增量主要在中南部地區,主要靠的是結構調整和覆膜種植。

  據寧夏農牧廳農業機械化管理局局長王林介紹,覆膜分全膜覆蓋和半膜覆蓋,1畝地全膜連膜帶鋪160元,半膜是130元。“2012年寧夏財政拿出1.14億,全膜一畝地補貼60塊錢,半膜補貼45塊錢。”

  來自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1年,我國地膜使用量達到124.48萬噸,地膜覆蓋面積近3億畝。

  地膜不易降解和回收,殘留土壤中可使環境惡化

  山東省鄒城市香城鎮北齊村村民齊知愛利用地膜種田已經十幾年了,作物增收不少,可是近幾年他覺得地膜越來越薄,不經抻,還易碎。“作物豐收后,地膜都碎了,most小的有指甲蓋那么大,撿都撿不出來。” 齊知愛說。

  專家表示,地膜在自然條件下很難降解,在土壤中可以長時間殘留。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環境與可持續發展研究所研究員嚴昌榮指出,殘留在地里的地膜可以使土壤環境惡化:導致土壤中水分養分運行變差,不利于作物生長;植物幼苗根系或被殘留地膜裹挾而扎不進土壤中;種子落在殘留地膜中導致出苗率降低;很多農事活動因殘留地膜太多而無法進行,比如機械播種;另外,殘留地膜還會隨風“飄揚”,造成視覺污染等。

  殘膜對土地和環境污染日益嚴重,可農民清收殘膜僅靠鐵鍬、鎬、耙等簡單工具,作業效率低。“機械化作業most多也只能回收80%。”張選賓說。

  西吉縣農業機械化技術推廣中心主任馬興華說:“經調查,我縣每年有10%—15%的地膜殘留在農田中,農田殘膜逐漸成為破壞土壤結構的主要因素之一。”

  “覆膜,過去看是白色革命,但如果殘膜回收處理不好,將造成白色污染。”王林表示。

  地膜回收成本高,農民積極性低

  在山東鄒城市香城鎮北齊村,村民齊振良告訴記者,“用了十幾年地膜,都在地里存著。”

  記者問:“為啥不揀一下呢?”

  齊振良說:“孩子都在外面工作,就老兩口種20多畝地,勞力不夠,也沒有那么多工夫。”

  記者問:“揀出來的地膜不是可以賣錢嗎?”

  齊振良說:“一畝地現在用四五公斤地膜,揀出來的能有一半就不錯了,經過水洗晾曬之后才能賣到廢品收購站。再說地膜的回收價格太低,幾畝地的地膜換的錢買不了一瓶啤酒,不值當!”

  嚴昌榮指出,目前地膜回收情況很不樂觀。很多地膜太薄,大大低于國標,易破易碎回收難;即使按國標生產了,收不收也是一個關鍵問題,如果不回收,地里的殘留量會更大。

  據王林介紹,殘膜回收由于經濟效益不明顯,甚至還要增加成本,農民即使意識到殘膜的危害和不便,也不愿回收。“目前鋪全膜的每畝地可回收殘膜10公斤—12公斤,每公斤收購價格大約是0.7元,而機械回收需要支出約30元/畝的費用,加上人工分揀費工費時,農民缺乏積極性。”

  新材料降解地膜可治污染,回收體系亟待健全

  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環境與可持續發展研究所的資料顯示:地膜很難在自然條件下進行光降解和熱降解,也不易通過細菌和酶等生物方式降解,一般情況下,殘膜可在土壤中存留200年—400年。

  有專家指出,國內沒有專門的殘留地膜回收機構,回收體系亟待建立并完善。嚴昌榮認為,研制可降解、無污染的地膜新材料才是根治聚乙烯地膜污染的理想途徑。目前,國內正在研制、推廣可降解地膜。國家“千人計劃”引進人才、山東省意可曼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鐘路華介紹,可降解地膜主要是采用光降解、生物降解等方式來減輕“白色污染”。

  據介紹,光降解地膜目前正在新疆、東北地區試驗,這種地膜在光的照射下降解,但是被埋入地下的不能降解。也有些地方開始研制部分降解地膜,比如淀粉基PE部分降解地膜,但它只是將地膜殘片分解得更小了而已,并沒有將地膜完全降解。

  可降解地膜比普通聚乙烯地膜成本高。記者在北齊村調研時,村民普遍反映如果降解地膜太貴,還是會選擇普通地膜。

  鄒城市農業局農業技術推廣站站長王德民說,鄒城近年來一直致力于地膜的回收與降解。遏制白色污染,一方面要加強殘留地膜回收,強制使用厚度達標的地膜;另一方面要推廣生物降解地膜。

  甘肅省農業生態環境保護管理站站長張玉輝建議提高地膜厚度的國家標準,“目前在甘肅省由政府統一采購的地膜厚度可以達到0.01毫米,這樣的厚度有利于回收且回收價值較高。但是地膜‘國標’為0.008毫米,允許有0.003毫米的誤差,農民購買超薄地膜不受限制,因此,提高‘國標’很有必要。”

  王林認為,殘膜回收與加工利用是一項系統性工程,“殘膜的治理起碼要解決三個環節的問題,即:地里的撿拾、地頭的分揀、加工企業的加工再利用,哪個環節出現問題都不會收到良好的治理效果。”


【上一個】 10月下旬首府小包裝大米面粉價格環比下降 【下一個】 “限塑整治”遏制白色污染

定興縣利達印刷有限公司 冀ICP備13007836號    傳真:0312-6876466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定興縣固城鎮臺上網站地圖

特级毛片,国产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久久精品国产亚洲一区二区,国产精选91原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