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利達印刷 >> 公司新聞

收儲糧庫在托市小麥銷售中成了發瘋的“老天爺”


國家小麥托市收購,為增加農民收入、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發揮了應有的作用。但在收、儲、銷中也出現了很多極不正常的亂象,如,收儲庫在收購時違反規定加價收購,等級、質量上不嚴格把關,故意不清理就入庫;儲存時不嚴格管理,導致發熱、變質等;銷售時摻水摻砂等摻雜使假、不積極出庫,更為嚴重的是以加價為名索要好處費,否則以種種理由拖延出庫,或者直截了當不給出庫,赤裸裸地索要高額甚至巨額款項,或者讓我們把成交的小麥留給他們自己經營賺錢,或者形成轉圈糧……如此等等,不一而足。總之銷售渠道極不暢通,亂象叢生,烏煙瘴氣,令面粉加工企業苦不堪言。且亂象有愈演愈烈之勢,令人十分擔憂。有關部門對這些現象的存在應該是知道的,但張目不見,充耳不聞,坐視不管。特別是收儲庫由刁難出庫發展到不出庫,到了非治理、非嚴肅治理不可的時候了。現在市場價格已到了1.02-1.03元/斤,而底價0.91元/斤就可競拍成交,卻占六、七成流拍,沒人敢拍了,這不是一種天大的怪現象嗎?這不說明出庫難已嚴重到無以復加的程度嗎?不容忽視,流通梗阻照樣可形成糧食安全、社會穩定之大患!
請通過以下實例,感受一下出庫難難到什么地步――
實例一
有一面粉加工企業(以下稱買方)于2009年9月9日拍得一單小麥,數量為5200多噸的一等白小麥,成交價1840元/噸(0.92元/斤),實際存庫點:在山東某縣一個糧食儲備公司。此筆交易簽署合同生效。
成交后買方派員于成交當日與主管直屬庫領導聯系,該領導說:“糧食儲備公司當時收購價格高,貼了不少錢,你們自己協商吧。”后與糧食儲備公司主任聯系,儲備公司主任一連三天都不接電話。無奈買方和濟南交易中心聯系,該中心讓買方先直接找承儲庫協商。
2009年9月15日買方派員前去承儲庫點(糧食儲備公司)和該庫點主任面談協商。該庫主任說:“周邊哪個面粉廠敢拍我的小麥!你們膽子不小!不用我動,你們一粒小麥也拉不走”。買方耐著性子和該庫協商,為了抓緊出庫,買方作出重大讓步,擬在原來出庫費1.5分基礎上加1分/斤,該庫主任說:“再加一分錢打發小孩還行。”后來該縣糧食局局長到了說:“就是再給我們加3分/斤,你們也拉不走小麥,我們收購時貼的錢太多。”most后協商未果。
之后買方又多次與該縣糧食局局長電話聯系,該局長說:“已給別的面粉廠說好1元/斤裝車,你們要拉給0.99元/斤吧,不是這樣,小麥你們拉不走!”“如果你們不答應再打電話我就不接了”。即強行讓買方每斤加價5.5分才給出庫(共計加價約60萬元)。買方不能答應他們的漫天要價的無理要求,他們則堅持不給出庫。
從以上可以讓人產生一種聯想或在腦海中出現一種疊影:一個兇暴的漢子對一孱弱不堪的被束縛著手腳的人施行暴力,被施暴者毫無還手或招架之力,癱軟在地,任兇漢拳打腳踢,卻叫天不靈,入地無門。
“周邊哪個面粉廠敢拍我的小麥!你們膽子不小!”――“我的小麥”?!小麥是國家的,中儲糧委托他們收購的,按他們的說法現在已經完全變成了收儲庫的了。國家的糧食收得進,但出不來。誰拍了他們庫里的小麥,他們就會象對待不共戴天的仇敵一樣說話,象對三生兩歲的小孩說話一樣,根本不尊重對方的人格,幾乎達到肆意欺辱!
“不用我動,你們一粒小麥也拉不走”――買方自己不能裝車,收儲庫不安排人裝車,斷電、關門或者組織人鬧,或者拒接電話,或者無人接待,或者張三讓找李四,李四讓找王五,王五又讓找張三,讓你根本找不到任何管事的人,或者動用交警、交通等人員找茬。總之收儲庫稍微動個心眼,稍微搞點動作,買方別想出成庫。
“我們收購時貼的錢太多”――托市小麥不準加價收購是剛性規定,他們心知肚明,且在托市收購中上級檢查時都是信誓旦旦地匯報沒有加價,嚴格執行政策。到了銷售出庫時,為了給買方要好處費,“加價收購”倒成了他們要求加價出庫的堂而皇之的理由和依據。他們違反國家政策加價收購,多花的錢是自己違規行為所造成,是為了套取國家的收購費、保管費等,怎么能讓我們為其違規、違法“埋單”?于情于理于法都不合呀!

“加一分錢打發小孩還行。”“給0.99元/斤吧”――買方往往委曲求全做出較大讓步,答應每噸給其加價20元,仍不能滿足他們的貪欲,而是獅子大張口,要每斤加價5.5分(0.92元/斤成交,加1.5分出庫費為0.935元/斤,而他們要0.99元/斤)。面粉加工企業本來就是微利,他們這樣象巨鯨一樣侵吞不當利益或者叫不法利益,使加工企業不堪承受。退一步說,即使能夠承受,他們有什么理由和依據要這些錢呢?競拍成交且與中儲糧簽下合同,價款已經明確固定。若再隨意加錢,競拍程序不成了形同虛設嗎?生效的合同不成了一張“廢紙”嗎?在收儲庫眼中就是形同虛設, 就是一張廢紙!他們以加價名義要好處費完全是索賄受賄行為啊!是觸犯刑律的,可他們不這樣看,有關部門也不這樣看。按收儲庫意志加價后才給出庫已成潛規則甚至明規則。“法無定法,非法法也”!
“已給別的面粉廠說好1元/斤裝車”――他們代為收儲的國家的小麥,買方經合法程序已經中標,所有權理應轉移至買方的小麥,他們說給誰就可以給誰,他們說不給誰,誰就拉不成,他說自己留下,誰也就拉不走!處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國家里的糧食收儲企業還講法制嗎?還有法治嗎?還講交易規則和秩序嗎?還有公理和原則嗎?
實例二
河北某縣糧庫在買方將小麥競拍成交簽訂合同生效后,以小麥水分低于12.5%為由要求加價,否則就要往小麥中加水。
“往小麥中加水”!說得是那樣明目張膽,毫無掩飾這種惡劣行徑。可想而知,他做起來該是如何順理成章。
以水分低于12.5%為由要求加價,也是毫無道理的。先看一下小麥質量指標是如何規定的:
小麥質量指標
等級     容重(g/L)     不完善粒(100%)     雜質(%)     水分(%)     色澤
氣味
             總量     其中:礦物質        
1     ≥790     ≤6.0     ≤1.0     ≤0.5     ≤12.5     正常
2     ≥770     ≤6.0                
3     ≥750     ≤6.0                
4     ≥730     ≤8.0                
5     ≥710     ≤10.0                
注:水分含量大于表中規定的小麥的收購,按國家有關規定執行。
水分≤12.5%,正是質量指標所要求的,人們往往忽視這里的關鍵詞(或者叫符號)“小于等于12.5%”。收儲庫點往往斷章取義,偷換概念,把“≤12.5%”故意曲解為“12.5%”,用以混淆視聽,胡攪蠻纏。

實例三
  一面粉加工企業于2009年8月27日在河南鄭州糧食批發市場競拍到兩單托市小麥,數量分別為407噸和416噸,一等白麥(容重790克/升以上,硬質度60以上)。承儲庫為:中央儲備糧河南公司,代儲庫(實際儲存庫點)為:河南省清豐縣糧油購銷有限公司陽邵分庫。兩單的成交均為1820元/噸。
  2009年8月28日,加工企業(買方)派人到代儲庫點清豐糧油購銷公司陽邵分庫聯系出庫事宜,對方庫內人士說:庫主任出差了,到哪去了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不知道。沒辦法,買方人員只有回去。后通過電話聯系,2009年9月2日買方再次派人到陽邵代儲庫,這次見到了該庫的主任,經協商取得416噸這一單的樣品,經測量容重只有770克/升,水分12.2%。剛剛達到二等的標準。
  2009年9月3日至2009年9月20日,買方通過電話和派人去聯系,對方一直稱:收購時是加價收購的,價格高,員工墊著錢哪。如想出庫,就得給加價除每斤出庫費0.015元外再加每斤0.075元,也就是說由成交價的0.91元/斤,加到了0.98元/斤。買方為了能盡快出庫,減少資金的占用,委曲求全答應每斤除0.015的出庫費外再加價0.03元,但買方代儲庫主任堅決不答應。沒協商成。其間買方通過電話與承儲庫監管代儲庫的主任聯系,監管主任一直讓與代儲庫聯系。
  2009年9月23日,買方以書面的形式向鄭州糧食批發市場反映了以上的協調過程,市場答應給予協調,并讓買方繼續與代儲庫聯系。9月25日,買方再次與代儲庫主任聯系,該庫主任讓買方第二天帶著《出庫通知單》、出庫費和運麥車輛去出庫。9月26日,買方按照賣方承儲庫主任的要求帶著應帶的手續和車輛到了承儲庫后,代儲庫主任卻說:沒有工人裝車。買方用自己的人裝車,該庫主任堅決不同意,交涉了一天也未成,買方只有空車返還,還要賠償運輸車輛的誤工費。
  9月28日,買方再次派人到鄭州糧食批發市場反應此事,批發市場的負責人說:已協調好,讓直接找承儲庫負責人即可。
  9月29日買方再次驅車到代儲庫,該庫主任見面的第一句話說:你們市場也找了,管用嗎?不答應條件別想出庫。買方進一步與其交涉,most后該庫主任說:過了十一假期再說吧。沒辦法,買方再次無功而返。
  2009年10月9日,買方再次電話聯系代儲庫主任,對方說:沒有工人裝車,糧庫工人也沒人上班了。
  2009年10月15日,買方再次派人到河南濮陽找到承儲庫監管代儲庫的主任協調此事,監管主任還是讓找代儲庫主任。
  2009年10月16日,買方再次到代儲庫找該庫主任,該庫主任這次讓買方將此兩單小麥轉讓給他們,并且暫不付款,待他們將此小麥賣出后再給錢。而此兩單小麥買方已按照交易細則的規定于2009年9月25日將全部貨款支付到了批發市場指定的賬戶。
  現在已是2009年10月19日,該合同小麥還未出庫,也不知什么時候能出庫。距成交日已過去了一個月零22天了。占用了買方流動資金150萬元。一個加工企業有多少個150萬元呀?此企業不死也得掉幾層皮。天理在何處呀?
  這些雖都是個案,但在托市糧和其它類型的小麥交易中,類似情形,反復出現,普遍發生,大同小異。還有一些地方的現象有過之而無不及,限于篇幅不再一一列舉。
  國家為了保護農民利益,提高農民種糧積極性,自2006年開始執行most低價小麥托市收購。銷售時通過糧食交易市場競價銷售,并制定了明確的交易細則。自2006年11月23日第一次競價銷售以來,已連續進行了三年。第一年對交易細則執行得還比較好,但后來的兩年,就越來越不象話了。
  首先從收購開始,國家的most低收購政策的落實和執行由中儲糧承擔,2006年的收儲企業是由中儲糧的各國家儲備庫、糧食局下屬的各糧管所、糧站組成,貸款主體也是以上這些收儲企業。所以對國家的政策執行得還比較到位,弄虛作假、摻雜使假、要求加價的現象還比較少。出庫時基本還能按照交易細則辦。自2007年以來,由于中儲糧把貸款主體收到中儲糧的各直屬庫,其他的收購單位必須通過中儲糧的各直屬庫才能參與國家的托市收購。國家的托市收購的貸款利息是由國家承擔的,且每收購一斤小麥國家將補貼收購費用0.025元,每斤的保管費用為每年0.35元,而收儲庫點在收購和保管中實際支出費用不到0.01元。待小麥銷售時又能拿到每斤出庫費用0.015元,而實際出庫費用不到0.005元,這樣誰能爭取到托市收購指標,成為代收代儲庫點,那將是一個發大財的機會,等于撈到了金元寶。在這種情況下中儲糧的各承儲庫就有了審批代儲庫的特權,這就給了一部分人發政策財的機會。隨之在全國六個小麥主產區涌現出了一大批臨時的、簡易的、沒有保管能力的、不懂得小麥質量等級的、沒有清理設備的、管理無序的、打著民營經濟旗號的個人代儲點,圈一片地皮,支起幾個鐵皮罩棚就成了代儲庫,而使大批的原糧食系統的儲備庫閑置起來,造成大量的資產浪費。
  由于爭當代儲庫的單位和個人多了,這樣也就給有審批權的中儲糧承儲庫創造了單位和個人的發財機會,明的承儲庫要扣留代儲庫的國家支付給收儲庫的收購費用0.025元中的0.008元到0.01元,有的甚至更多。還有保管費中的一部分,個人的收入就不好統計了。
  代儲權爭到手后,就要多收小麥,以多掙國家的補貼。如何才能多收小麥?那就是抬級抬價,不管小麥有沒有問題,只要是小麥就收,什么發芽粒、蟲蝕粒、霉變粒、包衣種子,甚至不是小麥的麥糠、麥秸、土坷垃、石頭子都收,更別說水分不管多高統統都要。再收不上來,上調價格,07、08、09年的收購價格均比國家規定的一等白麥收購價格高處約0.04元,到后期更高。還美其名曰是維護農民的利益,實際其本質是在套取國家的收購費用和保管費用,無形中增加了國家的財政支出,擾亂了國家的糧食市場,中飽了的私囊。
  收了這么多高價的、所謂的一等白小麥該如何通過國家的驗收呢?那才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花樣繁多。有的下面是不合格的在上面覆蓋合格的;有的采取打樁的方法,也就是在一些做好標記的地方的麥垛中下插進一根直徑比較粗一點的管子,將管中的小麥取出,然后放進去符合標準的小麥,驗收取樣時就在此處取,自然就合格了。不好的直接小酒一喝,紅包一遞,土特產小車后備箱一裝,統統是一等。從這三年的托市標的中明眼人都能看出,有多好的年景呀,一等小麥占到了95%以上。但事實上達到標的上標明的等級的5%也不到。
  那么成交后買方為什么不提出重新驗貨呢?敢嗎?驗得起嗎?拖得起嗎?交易細則中規定競拍成交后一個月內(不管是28天還時30天,節假日不順延)必須把全額貨款打到交易所指定的賬戶上,而出庫時間是,2000噸以下的為兩個月,2000噸以上的為兩個半月。當買方成交后,付了款,再到交易市場拿了出庫單原件(按照交易細則規定,買方持出庫單傳真件就可到代儲庫出庫),有時還要到代儲庫當地的中儲糧承儲庫或當地的糧食局換單據,更有甚者是跨地區的,如承儲庫在鄭州,代儲庫在南樂縣;代儲庫在濮陽而承儲庫卻是新密。真是五花八門,讓人摸不清門道。這樣來回幾折騰,時間most少已經過去了20天,然后再到代儲庫找人,去三趟能找到人的那絕對是幸運的,讓不讓取樣那還得另說,就是讓取樣品,時間也已經過去了一個月,買方的貨款也必須全部支付了,如是一個日加工二百噸的面粉加工企業,竟拍5000噸小麥,就需占用流動資金915萬元,如此大的資金占用量是一般的企業所承受不起的。這樣的企業只死沒活。所以買方不敢驗貨,不敢拖,只有委曲求全,讓把小麥拉走就行,賣方的一切不合理的要求都必須答應,不然企業沒救。
  再說驗不起:糧食交易中心要求,誰提出重新驗質,要再交驗質保證金3元/噸(在竟拍之前已交保證金每噸55元),作為一個面粉加工企業,貨款已占用了幾百萬元,哪還有錢再交這些費用呀,再說多長時間能出結果呀?鬼知道。企業拖的起嗎?另外,承擔重新驗質的單位和個人是不是獨立的第三方?能否公正辦理,都是未知數啊!
  通過以上刁難買方的種種招數,承儲庫和代儲庫實現了吃著碗里看著鍋里,控制市場,抬高市場的小麥價格,再次從中牟利的目的和機會。因為,他們通過以上的惡劣手段,使加工企業不敢參與競拍,在收購數量上他們已經壟斷了原糧,使小麥不能正常地進入市場流通,逼迫市場價格遠遠高于竟拍價格,他們再相互購買,從中牟取暴利,前期的小麥市場就是most明顯的例子,市場價格與竟拍價格竟相差了每噸200元之多,自古以來糧食不差分。領導們可想而知了。再說他們買到手里可以不用到期付款,因為市場有規定,如買方有特殊原因可以申請延期付款,但必須是由買方提出申請,經賣方承儲庫認可蓋章才行。作為加工企業的買方競買了國家的小麥,被承儲庫或代儲庫視為“階級敵人”一樣,就是有特殊情況承儲庫也絕不會給加工企業蓋章,換成他們自己那就太方便了。這樣他們就可以待價而買,代價而賣。真是蒼天賜給人家的發國家財的好機會。
  綜上,在托市糧銷售中收儲庫發瘋了,他們成了能夠呼風喚雨的“老天爺”,他們可以無法無天,隨心所欲。托市糧經公開競拍程序成交簽署合同后,他們可以視合同如廢紙,視成交如“兒戲”,他們可以重新確定價款,他們可以隨意要錢,他們完全可以決定買方的“命運”,不給出庫你買方束手無策,一籌莫展,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說任何刺激性的話甚至侮辱性的話,可以隨心所欲地說任何不講道理、不講法理、無根無據的話。這是極不正常的現象。在發展經濟中,市場交易中,交易雙方權利義務應該是對等的、平等的,應該是有規則有秩序的,應該是對雙方都有制約的,而在托市小麥銷售中交易雙方地位極不平等,權利義務極不對等,如買方參拍需交55元/T的履約保證金,而賣方不用交履約保證金;買方一個月內必須把貨款付清,而賣方可在2-2.5個月內把貨交情;買方被賣方玩于股掌之間,叫你來回跑五趟才給出庫,你跑四趟半就出不成庫;叫你車放空你車就得放空;叫你加價就得加價……托市小麥競價交易細則及其合同是賣方根本沒有征求買方(加工企業)任何意見的前提下出臺并硬性執行的,似乎具有幾條買方的權利但根本起不到保護、保障買方權利的作用,如果能發揮權利保障的作用,上述交易中令人發指的事例就不會發生,或者類似不出庫、拖延出庫的事就不會普遍發生。國家的政策是好政策,但在執行過程中變了樣,用趙麗蓉在小品中說的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黑!黑! 黑!真黑呀!人神共怒啊!
  我們認為:
  一、應制訂鐵的規則,明確收儲庫不得以任何名義收受任何款項,否則以索賄受賄論,追究刑事責任。
  二、應制訂鐵的規則,強調收儲庫不得以任何理由不給買方出庫或拖延出庫,否則以違約論,追究違約責任。
  三、應制定規則,收儲庫與競買者同樣向交易中心足額繳納履約保證金,一旦出現拖延出庫、不出庫、要錢等刁難買方行為時,由交易中心分別直接劃轉至買方和交易中心。
  四、應在廣泛征求加工企業的意見的基礎上,對交易細則及制式合同認真、全面地加以修改、補充、完善。
  五、買賣雙方履約期間應是等長的。即買方應在2-2.5個月內把貨款分期付清。
  六、競價明顯規避著《拍賣法》,實際是競拍,應嚴格執行《拍賣法》和《合同法》。
  七、將具體承儲庫點在合同中明確列為向債權人履行債務的第三人,并明確規定其義務。如自合同簽訂后幾日內必須出庫,多大出庫能力,出庫進度應與其出庫能力相稱。否則視為違約,追究違約責任。
  八、對于爭取托市收購指標時,說收儲條件如何如何好,到出庫時又成了出庫條件如何如何差的收儲庫點,就應當機立斷,永遠取消其收儲資格,并嚴肅追究其弄虛作假套取國家資金者的法律責任,經濟責任,對給相對方造成損失的,應負賠償責任。
無紡布面粉袋  http://www.hcg-diffusion.com


【上一個】 無紡布面粉袋推薦內容之影響面粉質量的因素 【下一個】 無紡布面粉袋推薦內容之小型面粉加工行業存在那些問題?

定興縣利達印刷有限公司 冀ICP備13007836號    傳真:0312-6876466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定興縣固城鎮臺上網站地圖

特级毛片,国产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久久精品国产亚洲一区二区,国产精选91原创视频